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秋

红枫摇曳绽荣欣,树影斑斓映层林,醉染纤尘增晚照,秋赋新韵漫自吟。

 
 
 

日志

 
 

王维《过香积寺》赏析  

2013-01-10 12:25:22|  分类: 醉秋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香积寺》
                                                               作者: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王维《过香积寺》赏析 - hszq99 - 红树醉秋

 

 

王维《过香积寺》赏析 - hszq99 - 红树醉秋

 

 

【注解】
       ①香积寺:唐佛寺名,在今陕西长安县南神禾原上。  香积:佛教传说众香国的佛名。
       ②安禅:佛家术语,即安静地打坐,身心安然进入清寂宁静的境界。
       ③毒龙:用以比喻世俗人邪念妄想。

【译文】

  不知道香积寺在这座山中,走来的来数里像在云峰里。

  无人的石径旁丛生古树,深山里是何处响起钟声。

  泉水流过穿过峭立的崖石的声音像在呜咽;黄昏清冷的日光照着有浓荫的青松。

  暮色降临空潭侧畔,入定的禅心制服了邪念妄想。

 

【赏析】
这是一首写游览的诗,主要在于描写景物。题意在写山寺,但并不正面描摹,而用侧写环境,来表现山寺之幽胜。云峰、古木、深山、危石、青松、空潭,字字扣合寺院身分。最后看到深潭已空,想到《涅经》中所说的其性暴烈的毒龙已经制服,喻指僧人之机心妄想已被制服,不觉又悟到禅理的高深。全诗不写寺院,而寺院已在其中。构思奇妙、炼字精巧。“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历代被誉为炼字典范。
  这首诗,给我们的感受是诗人他忘却尘世的欲念而沉浸于自然的清凉与幽静之中。
  诗作一开始说有一种我们所“不知”的东西,我们只看到那虚无飘渺的远处,那种距离生活很远的一处所在。如果是我,那一定很有些失望的意思。我们要寻找的东西不知在哪里呢!我们只知那所要去的地方。走啊,走啊,到处都是古木荫蔽,甚至连一条小路都没有,这一定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了。那一定相当地失望了。正当不知去处的时候,哎,我们不是听到了什么?什么呢?哦,那悦耳的悠扬的美妙的寺庙的钟声!在这空林里久久地回荡着,徘徊着。不知怎么地,又让我们感到有那么一丝空荡与寂寞啊!
  我们就循着钟声前行吧。眼见在那高耸的如刀劈斧砍的山崖前,有一脉细泉,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听了好不让人难受啊。我们甚至还能够感受到那山崖也仿佛因而悲咽啼泣呢。这是一个什么去处?抬头看看天,啊,我们仿佛掉进了松林的陷阱了。日光飘渺,只偶尔撒漏一点点淡淡的金黄的光,却使人更增加了一种寒冷的意绪。傍晚了,一缕缕斜晖挂在空中,倒映在崖下的空潭里,静静地,就在那里,时间仿佛凝固,又好像永恒了。那不是天上的彩虹,但它幻起了西天的壮丽和静穆。那一抹抹辉光,突然使人想起了一个佛教的故事来。在西方的一个潭里,有一条毒龙,屡屡害人,有一高僧以无边的佛法制服了它,于是这空潭啊,永远归于宁静了。这样想着,它是那样的宁静,我就在幽深曲折的潭岸,洗洗我的脸颊,清清我的肠胃,在这四下里寂静无声里,哎,我不是也不知不觉之中忘却了尘世的一切吗?
我以一个尘世的俗人来看这首诗,诸位不要责骂了。但本诗所传达出的意绪难道不是这样吗?当然,经验在感觉与回想的时候,可能还要进一层呢。我们既已领悟到了那种幽眇的佳境,回视来路,竟原来是那样的的分明呢!于是,我们的心里欢喜了!
  深林里传出那悠扬回荡的钟声,细泉从高壁上滴落而下,这林深之处,感觉日光也是那么地清凉,特别是到了傍晚,那种超世的静谧就更无法言说了。
  是的,随处都可以参禅,随时都可以领悟,又何必一定要去一个苦苦寻求的目的地呢?当然,真正到了那里,那种禅意不是更浓酣十分吗?
  这里最有名的句子当数“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很多人只知引用名家的注释,其实名家并没有跟你说什么啊。我觉得,还是那于邺说得好:“白日若不落,红尘应更深。”我们从红尘里来,我们带着太多的欲念,那真是苦啊!我说这句好,好在哪里呢?一个“咽”恰是一个对红尘的冷冷的反应。在世俗世界里,我们为什么而“咽”,欲望的不得而“咽”,但这山泉,这山崖仿佛是在对行路人的嘲笑:我们只有在悲伤,在哭泣的时候才有可能静心一想呢。日光是热的,这一“冷”字,恰似浇在我们心头的一盆凉水,于是我们的心“又”静下来了。我说这个“又”字,是因为那“古木”那“深山”那“钟声”已经潜在地在我们的心灵里有了一层悠远的意思了。 

王维晚年诗笔常带有一种恬淡宁静的气氛。这首诗,就是以他沉湎于佛学的恬静心境,描绘出山林古寺的幽邃环境,从而造成一种清高幽僻的意境。王国维谓“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这首诗的前六句纯乎写景,然无一处不透露诗人的心情,可以说,王维是把“晚年惟好静”的情趣融化到所描写的景物中去的了。诗采用由远到近、由景入情的写法,从“入云峰”到“空潭曲”逐步接近香积寺,最后则吐露“安禅制毒龙”的情思,便是诗人心迹的自然流露。这中间过渡毫无痕迹,浑然天成。就这样,一次次地,一层层地,我们的心灵终于得到了平静。于是,我们渐渐地远离了那日色里的红尘,而渐渐地有了一种超尘脱世的禅想了。

文章来源:天诺时空、《唐宋诗词鉴赏辞典》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